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火石[zclsz] 、怡竹斋主的网易博客

岁月墨迹 雪泥留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你永远都找不到你心中的“那一个”  

2014-11-20 15:31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你永远都找不到你心中的“那一个” 一 爱情是个说不清、说不完的永恒话题。 自古及今,任时间匆匆流逝,任沧海化成桑田,繁华转瞬成了过眼云烟,但唯有爱情亘古不变。《礼记》中说: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(《礼记·礼运》)。”告子和孟子辩论时说:“食色,性也(《孟子·告子上》)。”意思是一样一样的。人的一生,不管是富贵荣华,锦衣玉食;抑或贫困交加,残羹冷炙,说来说去,都离不开两件大事:一个是吃的问题,一个是性的问题。吃是为了活着,性是为了“种的繁衍”,是为了把“活”一代一代地延续下去,是为了活得更长久。这两件事情同等重要,男女关系,两性情感,就像吃饭一样,就像喝水一样,不仅稀松平常,而且必不可少。 两性的问题,升华一下,就有了高雅的名字,称之为爱,于是就有了爱情。爱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,是一种奇妙莫名的感觉。 有的人,你看了一辈子,却熟视无睹了一辈子,见与不见都是那么的无所谓;有的人,你只是在人群中不经意间匆匆看了那么一眼,却再也无法忘记他(她)的容颜,梦想着能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;有的人,甘愿抛弃一切随你流浪天涯,你却无动于衷;有的人,哪怕是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让你刻骨铭心。爱情,能让你哭,让你笑,让你苦,让你甜;让你辗转反侧,坐立不安,让你狂热冲动,糊里糊涂;让你充实,让你空虚;让你感伤,让你迷惘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竟让人如此“剪不断理还乱”、“道是无情还有情”? 二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梦。 每一个人,在爱情驾临之前,甚至还完全不懂情为何物的时候,在他的内心深处,早已经驻扎了一个“意中人”。为了这个朦胧的、模糊的、根本不存在的意中偶像,凄凄惶惶,寻寻觅觅。人,总是喜欢把现实的爱情,按照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样式,编织成一个个美丽的童话,编织成一个个美梦,并一厢情愿地沉溺其中,流连忘返,乐此不疲。这是爱情的一种永恒的精神模式,也是爱情亘古不变的魅力。所以,我们总是在寻找,总觉得前头一定会有更加美丽的风景;所以,在爱情的道路上,总是有那么多的岔口,我们总是行色匆匆,为了全然不存在的前方的好风景,从来不肯放慢追寻的脚步,全然不顾一路上的好景色。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戏。 我们在台上演着,我们在台下看着,一出出的大戏。演着英雄救美,以身相许;看着才子多情,红颜薄命;演着美丽的童话,有情人终成眷属;看着棒打鸳鸯,双双殉情。演着我们心中的好风景,看着美好的东西被毁灭。然后,我们唏嘘,我们感叹。戏里戏外的红男绿女,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我们的爱情幻想。所以,我们对此乐此不疲。我想,人的一生都在幻想,幻想着你生命中那个意中人的到来。 就这样,走着,看着,挑着,拣着,我们感叹“得不到”,我们后悔“已失去”,就这样,感叹着,后悔着,我们就被“剩下”了。 三 讲一个佛家的故事。 有一只蜘蛛,在一座寺庙的横梁上结网,庙里香火很旺,蜘蛛每天受到香火和虔诚祭拜的熏陶,渐渐地,有了佛性,就这样,修炼了一千年。 忽然有一天,佛祖光临了这座寺庙,似乎在不经意间抬头,看见了横梁上的蛛蛛。佛祖问蜘蛛:“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了想,回答到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主点了点头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蜘蛛依旧在横梁上结网修炼。一天,佛祖再次光临寺庙,对蜘蛛说道:“一千年前的那个问题,你可有什么新的认识?”蜘蛛说“我觉得世间最珍贵的还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笑了笑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有一天,风将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网上。蜘蛛望着晶莹剔透的露珠,很是喜爱,每天看着很开心,觉得这是三千年来最开心的几天。突然,一阵大风,将甘露吹走了。蜘蛛一下子觉得失去了什么,寂寞,难过,伤心

,感叹。这时佛祖又来了,问蜘蛛:“这一千年来,你可曾好好想过,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到了甘露,依旧对佛祖说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说:“既然你还是这样的认识,好吧,随我到人间走一遭吧。” 就这样,蜘蛛投胎到一个官宦人家,成了一个富家小姐,父母给她起名叫蛛儿。十六年后,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、楚楚动人的绝色少女。 这一年,皇上为金科状元甘鹿在后花园开庆功宴。在席间,新科状元吟诗作对,风度翩翩,在场的少女,无一不被甘鹿所倾倒,其中也有皇上的最小的公主——长风公主。但蛛儿一点也不担心,因为她知道上天的安排,甘鹿注定是属于她的。 过了一些日子,蛛儿陪母亲烧香的时候,恰逢甘露陪同母亲前来烧香。蛛儿很开心,但甘露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丝毫的爱意。蛛儿问他:“难道你不记得十六年前,寺庙蜘蛛网上发生的事情了吗?”甘露对此很诧异,觉得蛛儿姑娘问的问题没头没尾,可能是少女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。蛛儿呢,内心开始责怪佛祖,既然安排这段姻缘,为什么不让甘鹿记得此事呢? 几天之后,皇帝下旨,诏新科状元甘鹿与长风公主完婚,蛛儿和太子芝草完婚。这一消息,大大出乎蛛儿意料,她怎么也没想到,佛祖竟然如此对她。所以,她不吃不喝,生命危在旦夕。太子芝草得知此事,匆匆赶来探望,对奄奄一息的蛛儿说:“那一天,在后花园的众多女子中,我对你一见钟情,所以才再三恳求父皇,父皇答应这门亲事。如果你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。”说着,说着,就要拔剑自刎。 这时,佛祖出现了。佛祖问蛛儿:“你可曾想过,甘露(甘鹿)是由谁带来的,又是由谁带走的?是风(长风公主)啊。甘鹿是属于长风公主的,对你而言,他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段插曲。太子芝草是谁,是当年寺庙门前的一棵小草,他看了你三千年,爱慕了你三千年,但是你却从没有低头看过他一眼。现在,你应该明白了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了吧?” 蛛儿大彻大悟,“世间最珍贵的,不是‘得不到’,也不是‘已失去’,而是现在能够把握到的幸福。”然后,与太子芝草深深相拥。 这是一个佛家故事。在不同的地方,看过不止一次,甚至曾经努力追寻这个故事的来源,都无功而返。其实,这个故事到底出自哪里,无关紧要,故事本身所要传达的,才是最根本的。 四 爱情到底是什么?美国的一个心理学家(罗伯特·斯坦伯格)曾经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定义:“爱情就是一个故事。”注意,是一个故事,而并非事实。因此,我们说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其实我们不是爱上一个人,而是爱上一个关于这个人的故事。所以,爱情面前,永远是不断的考验和诱惑,因为我们总以为有可能遇到一个更符合故事的人。所以,在人生的某个关键点上,你必须决定,到底是继续寻找你想象中最完美的故事,还是满足并珍惜当下已经拥有的情感。蛛儿的感悟对我们应该会有所触动。 是啊,在爱情这个问题上,我们总是在苦苦追寻心目中的那个偶像,而这个偶像也不过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的虚幻,即使是一见钟情,也不过是与你的虚幻重合多了一点点,仅仅如此而已。我们,总是以为美好的东西一定会在前方,因此无视身边的风景,等到我们一无所获时,又会后悔曾经的风景。我们总在唏嘘“得不到”,总在感叹后悔“已失去”,唯独没有紧紧攥住已经到手的幸福。 爱情是什么?爱情是一个笨蛋对另一个笨蛋说,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,而另一个笨蛋恰恰也是这么想的。这样的爱情倒是更真实的,是把握在手心里的爱情。 五 从古至今,唯一亘古不变的是爱情,因为这是人的本能,就像人需要空气,需要阳光,需要水分。爱本身没有变,然而,对爱的追求,却一直在变。 原始时期的爱情是以生育为目的,是“你为我生”;古典时代的爱情往往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即使才子多情红颜薄命,也不忘在末尾化成两只蝴蝶, 你永远都找不到你心中的“那一个”

 

翩翩起舞。现代社会的爱情则被附加了太多的东西,金钱、地位、权力、名誉,往往都借助爱的名义。“宁可坐在宝马车上哭,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”,“外遇”、“二奶”、“一夜情”,这些名词开始充斥着大街小巷,权与色、钱与色,顺利地实现了联姻,彻底地颠覆了爱情。爱情已然成为一个相当落伍的词语,或者说爱情只不过是一块“遮羞布”。“我双手搬砖就没法抱你,我放下砖就没法养你”,成为这个时代“屌丝”的爱情写照。在爱的名义下,“只要你有钱,有权,我就会爱,不管你有没有对象,不管你有没有结婚”,“死了都要爱”。新时期的爱情,就像一团卫生纸,在马桶里旋转了几圈,就彻底消失了。当然,这并不是全部。 越是最初原始的,才越是本质的。爱情,说到底,就是那么一点事。在现代社会,却被幻化成那么多的样式,不少已经变了质,变了味。所以,在当下,回眸古典时代的爱情,重温古典时代的爱情体验,也还不是那么古董,也还不算多么矫情。 在写下这些杂七杂八的文字的时候,不知为什么,脑海里老是浮现海子的那首著名的诗歌——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: 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、劈柴,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,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 海子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五年了,平心而论,海子不是那个时代最优秀的士人,我们怀念他,更多地是怀念那个时代,怀念海子诗歌中交织的那个美好时代。要在尘世的世界中营造一种平凡幸福的生活,要在喧嚣的都市之外寻找一种纯情干净的生活,海子的理想,听起来,很简单,很朴素,其实,这已经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了,在当下,这似乎是很奢侈的理想,似乎都遥不可及了。 选自 《王立智解成语》(3)之《序》,此书即将由大象出版出版

 

 

 

从古至今,唯一亘古不变的是爱情,因为这是人的本能,就像人需要空气,需要阳光,需要水分。爱本身没有变,然而,对爱的追求,却一直在变。

你永远都找不到你心中的“那一个” 一 爱情是个说不清、说不完的永恒话题。 自古及今,任时间匆匆流逝,任沧海化成桑田,繁华转瞬成了过眼云烟,但唯有爱情亘古不变。《礼记》中说: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(《礼记·礼运》)。”告子和孟子辩论时说:“食色,性也(《孟子·告子上》)。”意思是一样一样的。人的一生,不管是富贵荣华,锦衣玉食;抑或贫困交加,残羹冷炙,说来说去,都离不开两件大事:一个是吃的问题,一个是性的问题。吃是为了活着,性是为了“种的繁衍”,是为了把“活”一代一代地延续下去,是为了活得更长久。这两件事情同等重要,男女关系,两性情感,就像吃饭一样,就像喝水一样,不仅稀松平常,而且必不可少。 两性的问题,升华一下,就有了高雅的名字,称之为爱,于是就有了爱情。爱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,是一种奇妙莫名的感觉。 有的人,你看了一辈子,却熟视无睹了一辈子,见与不见都是那么的无所谓;有的人,你只是在人群中不经意间匆匆看了那么一眼,却再也无法忘记他(她)的容颜,梦想着能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;有的人,甘愿抛弃一切随你流浪天涯,你却无动于衷;有的人,哪怕是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让你刻骨铭心。爱情,能让你哭,让你笑,让你苦,让你甜;让你辗转反侧,坐立不安,让你狂热冲动,糊里糊涂;让你充实,让你空虚;让你感伤,让你迷惘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竟让人如此“剪不断理还乱”、“道是无情还有情”? 二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梦。 每一个人,在爱情驾临之前,甚至还完全不懂情为何物的时候,在他的内心深处,早已经驻扎了一个“意中人”。为了这个朦胧的、模糊的、根本不存在的意中偶像,凄凄惶惶,寻寻觅觅。人,总是喜欢把现实的爱情,按照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样式,编织成一个个美丽的童话,编织成一个个美梦,并一厢情愿地沉溺其中,流连忘返,乐此不疲。这是爱情的一种永恒的精神模式,也是爱情亘古不变的魅力。所以,我们总是在寻找,总觉得前头一定会有更加美丽的风景;所以,在爱情的道路上,总是有那么多的岔口,我们总是行色匆匆,为了全然不存在的前方的好风景,从来不肯放慢追寻的脚步,全然不顾一路上的好景色。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戏。 我们在台上演着,我们在台下看着,一出出的大戏。演着英雄救美,以身相许;看着才子多情,红颜薄命;演着美丽的童话,有情人终成眷属;看着棒打鸳鸯,双双殉情。演着我们心中的好风景,看着美好的东西被毁灭。然后,我们唏嘘,我们感叹。戏里戏外的红男绿女,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我们的爱情幻想。所以,我们对此乐此不疲。我想,人的一生都在幻想,幻想着你生命中那个意中人的到来。 就这样,走着,看着,挑着,拣着,我们感叹“得不到”,我们后悔“已失去”,就这样,感叹着,后悔着,我们就被“剩下”了。 三 讲一个佛家的故事。 有一只蜘蛛,在一座寺庙的横梁上结网,庙里香火很旺,蜘蛛每天受到香火和虔诚祭拜的熏陶,渐渐地,有了佛性,就这样,修炼了一千年。 忽然有一天,佛祖光临了这座寺庙,似乎在不经意间抬头,看见了横梁上的蛛蛛。佛祖问蜘蛛:“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了想,回答到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主点了点头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蜘蛛依旧在横梁上结网修炼。一天,佛祖再次光临寺庙,对蜘蛛说道:“一千年前的那个问题,你可有什么新的认识?”蜘蛛说“我觉得世间最珍贵的还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笑了笑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有一天,风将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网上。蜘蛛望着晶莹剔透的露珠,很是喜爱,每天看着很开心,觉得这是三千年来最开心的几天。突然,一阵大风,将甘露吹走了。蜘蛛一下子觉得失去了什么,寂寞,难过,伤心

原始时期的爱情是以生育为目的,是“你为我生”;古典时代的爱情往往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即使才子多情红颜薄命,也不忘在末尾化成两只蝴蝶,翩翩起舞。现代社会的爱情则被附加了太多的东西,金钱、地位、权力、名誉,往往都借助爱的名义。“宁可坐在宝马车上哭,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”,“外遇”、“二奶”、“一夜情”,这些名词开始充斥着大街小巷,权与色、钱与色,顺利地实现了联姻,彻底地颠覆了爱情。爱情已然成为一个相当落伍的词语,或者说爱情只不过是一块“遮羞布”。“我双手搬砖就没法抱你,我放下砖就没法养你”,成为这个时代“屌丝”的爱情写照。在爱的名义下,“只要你有钱,有权,我就会爱,不管你有没有对象,不管你有没有结婚”,“死了都要爱”。新时期的爱情,就像一团卫生纸,在马桶里旋转了几圈,就彻底消失了。当然,这并不是全部。

,感叹。这时佛祖又来了,问蜘蛛:“这一千年来,你可曾好好想过,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到了甘露,依旧对佛祖说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说:“既然你还是这样的认识,好吧,随我到人间走一遭吧。” 就这样,蜘蛛投胎到一个官宦人家,成了一个富家小姐,父母给她起名叫蛛儿。十六年后,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、楚楚动人的绝色少女。 这一年,皇上为金科状元甘鹿在后花园开庆功宴。在席间,新科状元吟诗作对,风度翩翩,在场的少女,无一不被甘鹿所倾倒,其中也有皇上的最小的公主——长风公主。但蛛儿一点也不担心,因为她知道上天的安排,甘鹿注定是属于她的。 过了一些日子,蛛儿陪母亲烧香的时候,恰逢甘露陪同母亲前来烧香。蛛儿很开心,但甘露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丝毫的爱意。蛛儿问他:“难道你不记得十六年前,寺庙蜘蛛网上发生的事情了吗?”甘露对此很诧异,觉得蛛儿姑娘问的问题没头没尾,可能是少女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。蛛儿呢,内心开始责怪佛祖,既然安排这段姻缘,为什么不让甘鹿记得此事呢? 几天之后,皇帝下旨,诏新科状元甘鹿与长风公主完婚,蛛儿和太子芝草完婚。这一消息,大大出乎蛛儿意料,她怎么也没想到,佛祖竟然如此对她。所以,她不吃不喝,生命危在旦夕。太子芝草得知此事,匆匆赶来探望,对奄奄一息的蛛儿说:“那一天,在后花园的众多女子中,我对你一见钟情,所以才再三恳求父皇,父皇答应这门亲事。如果你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。”说着,说着,就要拔剑自刎。 这时,佛祖出现了。佛祖问蛛儿:“你可曾想过,甘露(甘鹿)是由谁带来的,又是由谁带走的?是风(长风公主)啊。甘鹿是属于长风公主的,对你而言,他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段插曲。太子芝草是谁,是当年寺庙门前的一棵小草,他看了你三千年,爱慕了你三千年,但是你却从没有低头看过他一眼。现在,你应该明白了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了吧?” 蛛儿大彻大悟,“世间最珍贵的,不是‘得不到’,也不是‘已失去’,而是现在能够把握到的幸福。”然后,与太子芝草深深相拥。 这是一个佛家故事。在不同的地方,看过不止一次,甚至曾经努力追寻这个故事的来源,都无功而返。其实,这个故事到底出自哪里,无关紧要,故事本身所要传达的,才是最根本的。 四 爱情到底是什么?美国的一个心理学家(罗伯特·斯坦伯格)曾经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定义:“爱情就是一个故事。”注意,是一个故事,而并非事实。因此,我们说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其实我们不是爱上一个人,而是爱上一个关于这个人的故事。所以,爱情面前,永远是不断的考验和诱惑,因为我们总以为有可能遇到一个更符合故事的人。所以,在人生的某个关键点上,你必须决定,到底是继续寻找你想象中最完美的故事,还是满足并珍惜当下已经拥有的情感。蛛儿的感悟对我们应该会有所触动。 是啊,在爱情这个问题上,我们总是在苦苦追寻心目中的那个偶像,而这个偶像也不过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的虚幻,即使是一见钟情,也不过是与你的虚幻重合多了一点点,仅仅如此而已。我们,总是以为美好的东西一定会在前方,因此无视身边的风景,等到我们一无所获时,又会后悔曾经的风景。我们总在唏嘘“得不到”,总在感叹后悔“已失去”,唯独没有紧紧攥住已经到手的幸福。 爱情是什么?爱情是一个笨蛋对另一个笨蛋说,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,而另一个笨蛋恰恰也是这么想的。这样的爱情倒是更真实的,是把握在手心里的爱情。 五 从古至今,唯一亘古不变的是爱情,因为这是人的本能,就像人需要空气,需要阳光,需要水分。爱本身没有变,然而,对爱的追求,却一直在变。 原始时期的爱情是以生育为目的,是“你为我生”;古典时代的爱情往往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即使才子多情红颜薄命,也不忘在末尾化成两只蝴蝶,越是最初原始的,才越是本质的。爱情,说到底,就是那么一点事。在现代社会,却被幻化成那么多的样式,不少已经变了质,变了味。所以,在当下,回眸古典时代的爱情,重温古典时代的爱情体验,也还不是那么古董,也还不算多么矫情。

在写下这些杂七杂八的文字的时候,不知为什么,脑海里老是浮现海子的那首著名的诗歌——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:

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

翩翩起舞。现代社会的爱情则被附加了太多的东西,金钱、地位、权力、名誉,往往都借助爱的名义。“宁可坐在宝马车上哭,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”,“外遇”、“二奶”、“一夜情”,这些名词开始充斥着大街小巷,权与色、钱与色,顺利地实现了联姻,彻底地颠覆了爱情。爱情已然成为一个相当落伍的词语,或者说爱情只不过是一块“遮羞布”。“我双手搬砖就没法抱你,我放下砖就没法养你”,成为这个时代“屌丝”的爱情写照。在爱的名义下,“只要你有钱,有权,我就会爱,不管你有没有对象,不管你有没有结婚”,“死了都要爱”。新时期的爱情,就像一团卫生纸,在马桶里旋转了几圈,就彻底消失了。当然,这并不是全部。 越是最初原始的,才越是本质的。爱情,说到底,就是那么一点事。在现代社会,却被幻化成那么多的样式,不少已经变了质,变了味。所以,在当下,回眸古典时代的爱情,重温古典时代的爱情体验,也还不是那么古董,也还不算多么矫情。 在写下这些杂七杂八的文字的时候,不知为什么,脑海里老是浮现海子的那首著名的诗歌——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: 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、劈柴,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,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 海子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五年了,平心而论,海子不是那个时代最优秀的士人,我们怀念他,更多地是怀念那个时代,怀念海子诗歌中交织的那个美好时代。要在尘世的世界中营造一种平凡幸福的生活,要在喧嚣的都市之外寻找一种纯情干净的生活,海子的理想,听起来,很简单,很朴素,其实,这已经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了,在当下,这似乎是很奢侈的理想,似乎都遥不可及了。 选自 《王立智解成语》(3)之《序》,此书即将由大象出版出版喂马、劈柴,周游世界

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

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从明天起,和每一个亲人通信

告诉他们我的幸福

你永远都找不到你心中的“那一个” 一 爱情是个说不清、说不完的永恒话题。 自古及今,任时间匆匆流逝,任沧海化成桑田,繁华转瞬成了过眼云烟,但唯有爱情亘古不变。《礼记》中说: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(《礼记·礼运》)。”告子和孟子辩论时说:“食色,性也(《孟子·告子上》)。”意思是一样一样的。人的一生,不管是富贵荣华,锦衣玉食;抑或贫困交加,残羹冷炙,说来说去,都离不开两件大事:一个是吃的问题,一个是性的问题。吃是为了活着,性是为了“种的繁衍”,是为了把“活”一代一代地延续下去,是为了活得更长久。这两件事情同等重要,男女关系,两性情感,就像吃饭一样,就像喝水一样,不仅稀松平常,而且必不可少。 两性的问题,升华一下,就有了高雅的名字,称之为爱,于是就有了爱情。爱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,是一种奇妙莫名的感觉。 有的人,你看了一辈子,却熟视无睹了一辈子,见与不见都是那么的无所谓;有的人,你只是在人群中不经意间匆匆看了那么一眼,却再也无法忘记他(她)的容颜,梦想着能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;有的人,甘愿抛弃一切随你流浪天涯,你却无动于衷;有的人,哪怕是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让你刻骨铭心。爱情,能让你哭,让你笑,让你苦,让你甜;让你辗转反侧,坐立不安,让你狂热冲动,糊里糊涂;让你充实,让你空虚;让你感伤,让你迷惘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竟让人如此“剪不断理还乱”、“道是无情还有情”? 二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梦。 每一个人,在爱情驾临之前,甚至还完全不懂情为何物的时候,在他的内心深处,早已经驻扎了一个“意中人”。为了这个朦胧的、模糊的、根本不存在的意中偶像,凄凄惶惶,寻寻觅觅。人,总是喜欢把现实的爱情,按照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样式,编织成一个个美丽的童话,编织成一个个美梦,并一厢情愿地沉溺其中,流连忘返,乐此不疲。这是爱情的一种永恒的精神模式,也是爱情亘古不变的魅力。所以,我们总是在寻找,总觉得前头一定会有更加美丽的风景;所以,在爱情的道路上,总是有那么多的岔口,我们总是行色匆匆,为了全然不存在的前方的好风景,从来不肯放慢追寻的脚步,全然不顾一路上的好景色。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戏。 我们在台上演着,我们在台下看着,一出出的大戏。演着英雄救美,以身相许;看着才子多情,红颜薄命;演着美丽的童话,有情人终成眷属;看着棒打鸳鸯,双双殉情。演着我们心中的好风景,看着美好的东西被毁灭。然后,我们唏嘘,我们感叹。戏里戏外的红男绿女,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我们的爱情幻想。所以,我们对此乐此不疲。我想,人的一生都在幻想,幻想着你生命中那个意中人的到来。 就这样,走着,看着,挑着,拣着,我们感叹“得不到”,我们后悔“已失去”,就这样,感叹着,后悔着,我们就被“剩下”了。 三 讲一个佛家的故事。 有一只蜘蛛,在一座寺庙的横梁上结网,庙里香火很旺,蜘蛛每天受到香火和虔诚祭拜的熏陶,渐渐地,有了佛性,就这样,修炼了一千年。 忽然有一天,佛祖光临了这座寺庙,似乎在不经意间抬头,看见了横梁上的蛛蛛。佛祖问蜘蛛:“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了想,回答到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主点了点头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蜘蛛依旧在横梁上结网修炼。一天,佛祖再次光临寺庙,对蜘蛛说道:“一千年前的那个问题,你可有什么新的认识?”蜘蛛说“我觉得世间最珍贵的还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笑了笑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有一天,风将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网上。蜘蛛望着晶莹剔透的露珠,很是喜爱,每天看着很开心,觉得这是三千年来最开心的几天。突然,一阵大风,将甘露吹走了。蜘蛛一下子觉得失去了什么,寂寞,难过,伤心

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

我将告诉每一个人

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

,感叹。这时佛祖又来了,问蜘蛛:“这一千年来,你可曾好好想过,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到了甘露,依旧对佛祖说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说:“既然你还是这样的认识,好吧,随我到人间走一遭吧。” 就这样,蜘蛛投胎到一个官宦人家,成了一个富家小姐,父母给她起名叫蛛儿。十六年后,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、楚楚动人的绝色少女。 这一年,皇上为金科状元甘鹿在后花园开庆功宴。在席间,新科状元吟诗作对,风度翩翩,在场的少女,无一不被甘鹿所倾倒,其中也有皇上的最小的公主——长风公主。但蛛儿一点也不担心,因为她知道上天的安排,甘鹿注定是属于她的。 过了一些日子,蛛儿陪母亲烧香的时候,恰逢甘露陪同母亲前来烧香。蛛儿很开心,但甘露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丝毫的爱意。蛛儿问他:“难道你不记得十六年前,寺庙蜘蛛网上发生的事情了吗?”甘露对此很诧异,觉得蛛儿姑娘问的问题没头没尾,可能是少女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。蛛儿呢,内心开始责怪佛祖,既然安排这段姻缘,为什么不让甘鹿记得此事呢? 几天之后,皇帝下旨,诏新科状元甘鹿与长风公主完婚,蛛儿和太子芝草完婚。这一消息,大大出乎蛛儿意料,她怎么也没想到,佛祖竟然如此对她。所以,她不吃不喝,生命危在旦夕。太子芝草得知此事,匆匆赶来探望,对奄奄一息的蛛儿说:“那一天,在后花园的众多女子中,我对你一见钟情,所以才再三恳求父皇,父皇答应这门亲事。如果你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。”说着,说着,就要拔剑自刎。 这时,佛祖出现了。佛祖问蛛儿:“你可曾想过,甘露(甘鹿)是由谁带来的,又是由谁带走的?是风(长风公主)啊。甘鹿是属于长风公主的,对你而言,他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段插曲。太子芝草是谁,是当年寺庙门前的一棵小草,他看了你三千年,爱慕了你三千年,但是你却从没有低头看过他一眼。现在,你应该明白了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了吧?” 蛛儿大彻大悟,“世间最珍贵的,不是‘得不到’,也不是‘已失去’,而是现在能够把握到的幸福。”然后,与太子芝草深深相拥。 这是一个佛家故事。在不同的地方,看过不止一次,甚至曾经努力追寻这个故事的来源,都无功而返。其实,这个故事到底出自哪里,无关紧要,故事本身所要传达的,才是最根本的。 四 爱情到底是什么?美国的一个心理学家(罗伯特·斯坦伯格)曾经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定义:“爱情就是一个故事。”注意,是一个故事,而并非事实。因此,我们说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其实我们不是爱上一个人,而是爱上一个关于这个人的故事。所以,爱情面前,永远是不断的考验和诱惑,因为我们总以为有可能遇到一个更符合故事的人。所以,在人生的某个关键点上,你必须决定,到底是继续寻找你想象中最完美的故事,还是满足并珍惜当下已经拥有的情感。蛛儿的感悟对我们应该会有所触动。 是啊,在爱情这个问题上,我们总是在苦苦追寻心目中的那个偶像,而这个偶像也不过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的虚幻,即使是一见钟情,也不过是与你的虚幻重合多了一点点,仅仅如此而已。我们,总是以为美好的东西一定会在前方,因此无视身边的风景,等到我们一无所获时,又会后悔曾经的风景。我们总在唏嘘“得不到”,总在感叹后悔“已失去”,唯独没有紧紧攥住已经到手的幸福。 爱情是什么?爱情是一个笨蛋对另一个笨蛋说,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,而另一个笨蛋恰恰也是这么想的。这样的爱情倒是更真实的,是把握在手心里的爱情。 五 从古至今,唯一亘古不变的是爱情,因为这是人的本能,就像人需要空气,需要阳光,需要水分。爱本身没有变,然而,对爱的追求,却一直在变。 原始时期的爱情是以生育为目的,是“你为我生”;古典时代的爱情往往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即使才子多情红颜薄命,也不忘在末尾化成两只蝴蝶,

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

,感叹。这时佛祖又来了,问蜘蛛:“这一千年来,你可曾好好想过,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到了甘露,依旧对佛祖说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说:“既然你还是这样的认识,好吧,随我到人间走一遭吧。” 就这样,蜘蛛投胎到一个官宦人家,成了一个富家小姐,父母给她起名叫蛛儿。十六年后,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、楚楚动人的绝色少女。 这一年,皇上为金科状元甘鹿在后花园开庆功宴。在席间,新科状元吟诗作对,风度翩翩,在场的少女,无一不被甘鹿所倾倒,其中也有皇上的最小的公主——长风公主。但蛛儿一点也不担心,因为她知道上天的安排,甘鹿注定是属于她的。 过了一些日子,蛛儿陪母亲烧香的时候,恰逢甘露陪同母亲前来烧香。蛛儿很开心,但甘露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丝毫的爱意。蛛儿问他:“难道你不记得十六年前,寺庙蜘蛛网上发生的事情了吗?”甘露对此很诧异,觉得蛛儿姑娘问的问题没头没尾,可能是少女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。蛛儿呢,内心开始责怪佛祖,既然安排这段姻缘,为什么不让甘鹿记得此事呢? 几天之后,皇帝下旨,诏新科状元甘鹿与长风公主完婚,蛛儿和太子芝草完婚。这一消息,大大出乎蛛儿意料,她怎么也没想到,佛祖竟然如此对她。所以,她不吃不喝,生命危在旦夕。太子芝草得知此事,匆匆赶来探望,对奄奄一息的蛛儿说:“那一天,在后花园的众多女子中,我对你一见钟情,所以才再三恳求父皇,父皇答应这门亲事。如果你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。”说着,说着,就要拔剑自刎。 这时,佛祖出现了。佛祖问蛛儿:“你可曾想过,甘露(甘鹿)是由谁带来的,又是由谁带走的?是风(长风公主)啊。甘鹿是属于长风公主的,对你而言,他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段插曲。太子芝草是谁,是当年寺庙门前的一棵小草,他看了你三千年,爱慕了你三千年,但是你却从没有低头看过他一眼。现在,你应该明白了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了吧?” 蛛儿大彻大悟,“世间最珍贵的,不是‘得不到’,也不是‘已失去’,而是现在能够把握到的幸福。”然后,与太子芝草深深相拥。 这是一个佛家故事。在不同的地方,看过不止一次,甚至曾经努力追寻这个故事的来源,都无功而返。其实,这个故事到底出自哪里,无关紧要,故事本身所要传达的,才是最根本的。 四 爱情到底是什么?美国的一个心理学家(罗伯特·斯坦伯格)曾经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定义:“爱情就是一个故事。”注意,是一个故事,而并非事实。因此,我们说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其实我们不是爱上一个人,而是爱上一个关于这个人的故事。所以,爱情面前,永远是不断的考验和诱惑,因为我们总以为有可能遇到一个更符合故事的人。所以,在人生的某个关键点上,你必须决定,到底是继续寻找你想象中最完美的故事,还是满足并珍惜当下已经拥有的情感。蛛儿的感悟对我们应该会有所触动。 是啊,在爱情这个问题上,我们总是在苦苦追寻心目中的那个偶像,而这个偶像也不过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的虚幻,即使是一见钟情,也不过是与你的虚幻重合多了一点点,仅仅如此而已。我们,总是以为美好的东西一定会在前方,因此无视身边的风景,等到我们一无所获时,又会后悔曾经的风景。我们总在唏嘘“得不到”,总在感叹后悔“已失去”,唯独没有紧紧攥住已经到手的幸福。 爱情是什么?爱情是一个笨蛋对另一个笨蛋说,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,而另一个笨蛋恰恰也是这么想的。这样的爱情倒是更真实的,是把握在手心里的爱情。 五 从古至今,唯一亘古不变的是爱情,因为这是人的本能,就像人需要空气,需要阳光,需要水分。爱本身没有变,然而,对爱的追求,却一直在变。 原始时期的爱情是以生育为目的,是“你为我生”;古典时代的爱情往往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即使才子多情红颜薄命,也不忘在末尾化成两只蝴蝶,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

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

,感叹。这时佛祖又来了,问蜘蛛:“这一千年来,你可曾好好想过,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到了甘露,依旧对佛祖说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说:“既然你还是这样的认识,好吧,随我到人间走一遭吧。” 就这样,蜘蛛投胎到一个官宦人家,成了一个富家小姐,父母给她起名叫蛛儿。十六年后,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、楚楚动人的绝色少女。 这一年,皇上为金科状元甘鹿在后花园开庆功宴。在席间,新科状元吟诗作对,风度翩翩,在场的少女,无一不被甘鹿所倾倒,其中也有皇上的最小的公主——长风公主。但蛛儿一点也不担心,因为她知道上天的安排,甘鹿注定是属于她的。 过了一些日子,蛛儿陪母亲烧香的时候,恰逢甘露陪同母亲前来烧香。蛛儿很开心,但甘露并没有表现出对她的丝毫的爱意。蛛儿问他:“难道你不记得十六年前,寺庙蜘蛛网上发生的事情了吗?”甘露对此很诧异,觉得蛛儿姑娘问的问题没头没尾,可能是少女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。蛛儿呢,内心开始责怪佛祖,既然安排这段姻缘,为什么不让甘鹿记得此事呢? 几天之后,皇帝下旨,诏新科状元甘鹿与长风公主完婚,蛛儿和太子芝草完婚。这一消息,大大出乎蛛儿意料,她怎么也没想到,佛祖竟然如此对她。所以,她不吃不喝,生命危在旦夕。太子芝草得知此事,匆匆赶来探望,对奄奄一息的蛛儿说:“那一天,在后花园的众多女子中,我对你一见钟情,所以才再三恳求父皇,父皇答应这门亲事。如果你死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。”说着,说着,就要拔剑自刎。 这时,佛祖出现了。佛祖问蛛儿:“你可曾想过,甘露(甘鹿)是由谁带来的,又是由谁带走的?是风(长风公主)啊。甘鹿是属于长风公主的,对你而言,他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段插曲。太子芝草是谁,是当年寺庙门前的一棵小草,他看了你三千年,爱慕了你三千年,但是你却从没有低头看过他一眼。现在,你应该明白了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了吧?” 蛛儿大彻大悟,“世间最珍贵的,不是‘得不到’,也不是‘已失去’,而是现在能够把握到的幸福。”然后,与太子芝草深深相拥。 这是一个佛家故事。在不同的地方,看过不止一次,甚至曾经努力追寻这个故事的来源,都无功而返。其实,这个故事到底出自哪里,无关紧要,故事本身所要传达的,才是最根本的。 四 爱情到底是什么?美国的一个心理学家(罗伯特·斯坦伯格)曾经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定义:“爱情就是一个故事。”注意,是一个故事,而并非事实。因此,我们说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其实我们不是爱上一个人,而是爱上一个关于这个人的故事。所以,爱情面前,永远是不断的考验和诱惑,因为我们总以为有可能遇到一个更符合故事的人。所以,在人生的某个关键点上,你必须决定,到底是继续寻找你想象中最完美的故事,还是满足并珍惜当下已经拥有的情感。蛛儿的感悟对我们应该会有所触动。 是啊,在爱情这个问题上,我们总是在苦苦追寻心目中的那个偶像,而这个偶像也不过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的虚幻,即使是一见钟情,也不过是与你的虚幻重合多了一点点,仅仅如此而已。我们,总是以为美好的东西一定会在前方,因此无视身边的风景,等到我们一无所获时,又会后悔曾经的风景。我们总在唏嘘“得不到”,总在感叹后悔“已失去”,唯独没有紧紧攥住已经到手的幸福。 爱情是什么?爱情是一个笨蛋对另一个笨蛋说,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,而另一个笨蛋恰恰也是这么想的。这样的爱情倒是更真实的,是把握在手心里的爱情。 五 从古至今,唯一亘古不变的是爱情,因为这是人的本能,就像人需要空气,需要阳光,需要水分。爱本身没有变,然而,对爱的追求,却一直在变。 原始时期的爱情是以生育为目的,是“你为我生”;古典时代的爱情往往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即使才子多情红颜薄命,也不忘在末尾化成两只蝴蝶,

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

你永远都找不到你心中的“那一个” 一 爱情是个说不清、说不完的永恒话题。 自古及今,任时间匆匆流逝,任沧海化成桑田,繁华转瞬成了过眼云烟,但唯有爱情亘古不变。《礼记》中说: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(《礼记·礼运》)。”告子和孟子辩论时说:“食色,性也(《孟子·告子上》)。”意思是一样一样的。人的一生,不管是富贵荣华,锦衣玉食;抑或贫困交加,残羹冷炙,说来说去,都离不开两件大事:一个是吃的问题,一个是性的问题。吃是为了活着,性是为了“种的繁衍”,是为了把“活”一代一代地延续下去,是为了活得更长久。这两件事情同等重要,男女关系,两性情感,就像吃饭一样,就像喝水一样,不仅稀松平常,而且必不可少。 两性的问题,升华一下,就有了高雅的名字,称之为爱,于是就有了爱情。爱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,是一种奇妙莫名的感觉。 有的人,你看了一辈子,却熟视无睹了一辈子,见与不见都是那么的无所谓;有的人,你只是在人群中不经意间匆匆看了那么一眼,却再也无法忘记他(她)的容颜,梦想着能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;有的人,甘愿抛弃一切随你流浪天涯,你却无动于衷;有的人,哪怕是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让你刻骨铭心。爱情,能让你哭,让你笑,让你苦,让你甜;让你辗转反侧,坐立不安,让你狂热冲动,糊里糊涂;让你充实,让你空虚;让你感伤,让你迷惘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竟让人如此“剪不断理还乱”、“道是无情还有情”? 二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梦。 每一个人,在爱情驾临之前,甚至还完全不懂情为何物的时候,在他的内心深处,早已经驻扎了一个“意中人”。为了这个朦胧的、模糊的、根本不存在的意中偶像,凄凄惶惶,寻寻觅觅。人,总是喜欢把现实的爱情,按照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样式,编织成一个个美丽的童话,编织成一个个美梦,并一厢情愿地沉溺其中,流连忘返,乐此不疲。这是爱情的一种永恒的精神模式,也是爱情亘古不变的魅力。所以,我们总是在寻找,总觉得前头一定会有更加美丽的风景;所以,在爱情的道路上,总是有那么多的岔口,我们总是行色匆匆,为了全然不存在的前方的好风景,从来不肯放慢追寻的脚步,全然不顾一路上的好景色。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戏。 我们在台上演着,我们在台下看着,一出出的大戏。演着英雄救美,以身相许;看着才子多情,红颜薄命;演着美丽的童话,有情人终成眷属;看着棒打鸳鸯,双双殉情。演着我们心中的好风景,看着美好的东西被毁灭。然后,我们唏嘘,我们感叹。戏里戏外的红男绿女,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我们的爱情幻想。所以,我们对此乐此不疲。我想,人的一生都在幻想,幻想着你生命中那个意中人的到来。 就这样,走着,看着,挑着,拣着,我们感叹“得不到”,我们后悔“已失去”,就这样,感叹着,后悔着,我们就被“剩下”了。 三 讲一个佛家的故事。 有一只蜘蛛,在一座寺庙的横梁上结网,庙里香火很旺,蜘蛛每天受到香火和虔诚祭拜的熏陶,渐渐地,有了佛性,就这样,修炼了一千年。 忽然有一天,佛祖光临了这座寺庙,似乎在不经意间抬头,看见了横梁上的蛛蛛。佛祖问蜘蛛:“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了想,回答到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主点了点头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蜘蛛依旧在横梁上结网修炼。一天,佛祖再次光临寺庙,对蜘蛛说道:“一千年前的那个问题,你可有什么新的认识?”蜘蛛说“我觉得世间最珍贵的还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笑了笑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有一天,风将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网上。蜘蛛望着晶莹剔透的露珠,很是喜爱,每天看着很开心,觉得这是三千年来最开心的几天。突然,一阵大风,将甘露吹走了。蜘蛛一下子觉得失去了什么,寂寞,难过,伤心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 

海子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五年了,平心而论,海子不是那个时代最优秀的士人,我们怀念他,更多地是怀念那个时代,怀念海子诗歌中交织的那个美好时代。要在尘世的世界中营造一种平凡幸福的生活,要在喧嚣的都市之外寻找一种纯情干净的生活,海子的理想,听起来,很简单,很朴素,其实,这已经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了,在当下,这似乎是很奢侈的理想,似乎都遥不可及了。

 

你永远都找不到你心中的“那一个” 一 爱情是个说不清、说不完的永恒话题。 自古及今,任时间匆匆流逝,任沧海化成桑田,繁华转瞬成了过眼云烟,但唯有爱情亘古不变。《礼记》中说: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(《礼记·礼运》)。”告子和孟子辩论时说:“食色,性也(《孟子·告子上》)。”意思是一样一样的。人的一生,不管是富贵荣华,锦衣玉食;抑或贫困交加,残羹冷炙,说来说去,都离不开两件大事:一个是吃的问题,一个是性的问题。吃是为了活着,性是为了“种的繁衍”,是为了把“活”一代一代地延续下去,是为了活得更长久。这两件事情同等重要,男女关系,两性情感,就像吃饭一样,就像喝水一样,不仅稀松平常,而且必不可少。 两性的问题,升华一下,就有了高雅的名字,称之为爱,于是就有了爱情。爱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,是一种奇妙莫名的感觉。 有的人,你看了一辈子,却熟视无睹了一辈子,见与不见都是那么的无所谓;有的人,你只是在人群中不经意间匆匆看了那么一眼,却再也无法忘记他(她)的容颜,梦想着能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;有的人,甘愿抛弃一切随你流浪天涯,你却无动于衷;有的人,哪怕是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让你刻骨铭心。爱情,能让你哭,让你笑,让你苦,让你甜;让你辗转反侧,坐立不安,让你狂热冲动,糊里糊涂;让你充实,让你空虚;让你感伤,让你迷惘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竟让人如此“剪不断理还乱”、“道是无情还有情”? 二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梦。 每一个人,在爱情驾临之前,甚至还完全不懂情为何物的时候,在他的内心深处,早已经驻扎了一个“意中人”。为了这个朦胧的、模糊的、根本不存在的意中偶像,凄凄惶惶,寻寻觅觅。人,总是喜欢把现实的爱情,按照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样式,编织成一个个美丽的童话,编织成一个个美梦,并一厢情愿地沉溺其中,流连忘返,乐此不疲。这是爱情的一种永恒的精神模式,也是爱情亘古不变的魅力。所以,我们总是在寻找,总觉得前头一定会有更加美丽的风景;所以,在爱情的道路上,总是有那么多的岔口,我们总是行色匆匆,为了全然不存在的前方的好风景,从来不肯放慢追寻的脚步,全然不顾一路上的好景色。 爱情,其实,就是一场戏。 我们在台上演着,我们在台下看着,一出出的大戏。演着英雄救美,以身相许;看着才子多情,红颜薄命;演着美丽的童话,有情人终成眷属;看着棒打鸳鸯,双双殉情。演着我们心中的好风景,看着美好的东西被毁灭。然后,我们唏嘘,我们感叹。戏里戏外的红男绿女,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我们的爱情幻想。所以,我们对此乐此不疲。我想,人的一生都在幻想,幻想着你生命中那个意中人的到来。 就这样,走着,看着,挑着,拣着,我们感叹“得不到”,我们后悔“已失去”,就这样,感叹着,后悔着,我们就被“剩下”了。 三 讲一个佛家的故事。 有一只蜘蛛,在一座寺庙的横梁上结网,庙里香火很旺,蜘蛛每天受到香火和虔诚祭拜的熏陶,渐渐地,有了佛性,就这样,修炼了一千年。 忽然有一天,佛祖光临了这座寺庙,似乎在不经意间抬头,看见了横梁上的蛛蛛。佛祖问蜘蛛:“世间什么才是最珍贵的?”蜘蛛想了想,回答到:“世间最珍贵的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主点了点头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蜘蛛依旧在横梁上结网修炼。一天,佛祖再次光临寺庙,对蜘蛛说道:“一千年前的那个问题,你可有什么新的认识?”蜘蛛说“我觉得世间最珍贵的还是‘得不到’和‘已失去’。”佛祖笑了笑,离开了。 又过了一千年,有一天,风将一滴甘露吹到了蜘蛛网上。蜘蛛望着晶莹剔透的露珠,很是喜爱,每天看着很开心,觉得这是三千年来最开心的几天。突然,一阵大风,将甘露吹走了。蜘蛛一下子觉得失去了什么,寂寞,难过,伤心

        选自  《王立智解成语》(3)之《序》,此书即将由大象出版出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